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娱乐频道 > 明星 > 明星公益 > 正文
张希彬:把曲折人生唱到星光大道(图)
时间:2012-04-05 23:41:20    来源:中国企业新闻网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娱乐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

 

中国企业报--中国企业新闻网每日经济(记者:许顺喜 特邀撰稿人 刘瀚锴)报道: 他出生在中国的沂蒙大地上,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,和父母在三间茅草房度过很多春夏秋冬;他从小因家庭贫穷做过放牛娃,曾立志要当一名优秀的警察为百姓保驾护航,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成为警察队伍中的一名刑警;他不甘寂寞,利用自己独特的嗓音唱出警察的酸甜苦辣,最终站在了星光大道的舞台。这个人就是人民警察张希彬。
他出生在苏、鲁交界的这样一户人家,爸爸妈妈都是地道的农民。从他记事起,家里就很穷,只有过年、过节才能吃上一顿饺子、一块肉、一个白面窝窝头。就连小麦煎饼也成了他和姐姐的“最佳点心”,倘若再用花生油在小麦煎饼上抹上一道,吃起来那种甜美的滋味,至今仍让他记忆犹新。
小时候很多人都把张希彬当成女孩子,因为没钱买新衣服,他穿的衣服几乎都是姐姐剩下来的旧衣服,什么花褂子,绿裤子,红凉鞋啊,再加上五颜六色的补丁,往身上这么一穿,因此别人总把他当成女孩子。在人生的岁月中后来竟然真的喜欢上了红颜色、粉颜色之类的服装,幸亏在父母的正确引导下他才慢慢转变过来。也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缘故,张希彬和姐姐早早就成了家里的劳动力,他经常帮助爸妈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,农忙时和姐姐就跟着父母在地里干活。农闲时和姐姐的主要任务就是放牛
那时候他的姐姐特别喜欢唱歌,几乎是走到哪儿唱到哪儿。姐姐牵着牛,张希彬就在牛背上聆听姐姐甜美的歌声,在姐姐的熏陶下,他也渐渐喜欢上了唱歌。那时候家里穷的连收音机都没有,在他的童年时光里,姐姐的歌声成了他仅存的有声回忆。姐姐牵着牛,他是“小铃铛”,跟着姐姐穿梭在村子周围的田间地头、小河边、山脚下。伴着姐姐那悠扬的歌声,在张希彬心中逐步构成了一幅美妙的画面,至今依然时常萦绕在他的脑海里。
张希彬出生的时候,爷爷、奶奶、姥姥、姥爷就先后去世,所以照顾他的重担就落在了姐姐的身上,因为照看他,姐姐拖到了十岁才上学。
姐姐每次放学回来他就缠着姐姐教他写字,教他唱歌。没过几年,他就背起了小书包,搬起了小板凳,牵着姐姐的手,爬过三条沟,淌过三条河,开始了他的求学之路。路上伴随着他的,依然是姐姐那动听的歌声。也许正因为有了姐姐这个启蒙老师,上学后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。
 
在张希彬成长的道路上,姐姐发现他有这种天赋,没事的时候就教他唱歌。从歌曲《思念》、《童年》、《妈妈的吻》、《军港之夜》、《明天会更好》到《大海啊·故乡》、《外婆的澎湖湾》等许多好听的歌曲中他领悟了歌曲带来的快乐。
据张希彬回忆,现在听起这些歌曲依然能感觉到童年的味道;那时的他就有一个梦想,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和姐姐一起站在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歌声。可是好景不长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姐姐辍学了。成了家里名副其实的劳动力,上学的路上只留下了他孤单的身影。每次当他一个人翻过几条沟的时候,心里都或多或少有些害怕,总是拼命的跑过去才敢慢慢停下。后来,为了克服自己害怕的心理,就放声歌唱,把姐姐教的歌曲变成了他翻沟爬坡的提神曲,逐渐唱歌就成了他克服害怕心理最好的良药。慢慢的,张希彬唱歌成了的一大爱好,高兴的时候唱,伤心的时候也唱,害怕的时候还唱。有时候放学回家,家里人都下地干活去了,他没地方去,只能站在家门口傻等,饿了就唱歌弥补自己的饥饿,此时,他把唱歌成了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张希彬后来才知道,他和姐姐唱歌的天赋原来都是他妈妈遗传的,妈妈年轻的时候就是村里宣传队的,由于生活所迫,这一爱好就被搁置了,姐姐小的时候就是听着妈妈的歌声长大的,而他基本上是姐姐照顾长大的。所以,妈妈很少在他面前展示她的歌唱天赋,不过偶尔也能听见妈妈优美动听的歌声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喜欢唱歌的程度也在递增,小学时他唱歌的舞台基本上是在上学的路上,初中时换成了学校的宿舍,高中时就敢在全班同学面前大声唱了。大学毕业之后曾经登过几次舞台,但几乎很少!也许是因为他最初唱歌是为了赶走害怕,所以无论他在哪儿唱歌,心里都很紧张,一直持续到现在。但是,越害怕、越紧张他就越想唱,这看上去似乎很矛盾,但几乎也形成了一种无法解释的逻辑。
姐姐让他喜欢上了唱歌,让他从歌唱中得到了很多帮助和启发。但是姐姐却却没能坚持她的爱好,不是姐姐不喜欢唱歌,而是命运让她失去了唱歌的能力。
那是1995年,姐姐在北京打工的时候突然脑血管破裂,在医院住了三个月才动手术,原因是成功率太低了,而且费用太高!爸爸犹豫了很久才做出动手术的决定。然后,爸爸又千方百计的从亲戚、朋友那里借钱,开始给姐姐动手术。那年的春节,爸妈都去北京陪姐姐治病。张希彬自己在家里过的春节,那时他的心情除了担心姐姐之外,就是孤独、害怕和无助!
唱歌成了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伴侣。那年的春节,是张希彬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个春节。后来姐姐的手术比较成功,虽然那时的姐姐不能走路,说话也不清楚,用妈妈的话说姐姐就像是婴儿般养活了一遍。但是,对全家来说,姐姐能活着就是成功、就是奇迹。
几年下来,姐姐从卧床到能坐起来,从能扶着走,到自己可以慢慢走,说话从听不清到基本能听清,爸爸妈妈付出了全部的心血。
姐姐动手术的钱还没还上,后期的医药费让家里更是雪上加霜,这些钱,张希彬的爸妈省吃俭用拼命的干活打工,整整还了12年的外债。这12年妈妈没舍得给自己买一点好吃的、也没有买一件新衣服,更没舍得乱花一分钱。
妈妈从满头黑发变成了白发,但是看着姐姐慢慢能自立了,妈妈觉得值了。因为母亲觉得这个女儿是上帝恩赐给她们家的,所有付出都值。从那时候开始,妈妈和姐姐开始有信仰了。信仰那种讲道结合唱歌的方式,并从中领悟到很多道理;从那时候开始,他妈妈的歌声就一直没有间断过。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他觉得自己懂事了,回家看见爸妈干活去了,就帮着做做饭,帮爸妈洗洗衣服,打扫卫生,在外面不舍得乱花一分钱,上高中时,一捆煎饼,一小罐咸菜就是他一个星期的口粮,伙房两毛钱一份的菜、小卖部四毛钱一包的方便面对他来说就是奢侈的。一个月所有的开支不能超过十块钱是他给自己定的底线。
后来张希彬上大学去了外地,要好久才能回家一次,煎饼咸菜带多了吃不完就坏了。所以一切他都要用钱去买,为了节省开支,他一顿饭只吃一个馒头,打一份菜吃两顿,也许是大学时自己肠胃饿细了,到现在他比一般人吃饭少。实际上他也挺馋的,看见别人买了好吃的,打了好菜他也直咽唾沫,但是他却不能那么做,因为他知道兜里的那点钱不是爸妈借来的,就是卖粮食卖出来的,他不能去浪费一分钱。
即使这样,唱歌依然是他的最爱,歌声伴随着他的喜怒哀乐,也伴随着他成长。那时候在学校张希彬是特困生,家里是特困户,所以他要比其他同学更加刻苦的学习,因为他知道,只有这样才能改变他的状况,改变家庭的生活。在校期间他每次都能拿到奖学金,经常获得三好学生、优秀班干部、社团活动积极分子等许多荣誉。
毕业后,张希彬发誓要找一份好的工作,通过自己的双手让家里的日子好起来。因为从小就喜欢警察这个职业,大学毕业后不久,他就通过公务员考试加入到警察的行列之中。虽然一个月仅有一千多元的工资,不足以改变他和整个家庭的命运。但是他能自食其力、能给家里分担一些困难,此时的放牛娃真正成人民警察,他的命运也因此改变了。
张希彬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说:“其实,命运通过自己的努力是可以改变的。我改变了,可是他姐姐却不行,老天把他姐姐的命运颠倒了,姐姐唯一能做到的,就是去争取努力改善命运。但我此生会生命去照顾姐姐。”
通过家人和姐姐的努力,姐姐能自立了,后来还找到了婆家,虽然婆家很穷,但是对于他们家里人来说,能有人愿意去照顾他姐姐,他们就已经知足了。可是他姐姐结婚以后,姐夫整天游手好闲,除了喝酒就是打牌,本来一贫如洗的家境更是捉襟见肘,姐姐和姐夫争吵了多次,姐夫仍不思悔改,于是姐姐气愤不过喝了农药,在镇医院宣布无能为力抢救之后,他妈妈强烈要求转院,在县医院他姐昏迷了七天之后,终于又捡回了一条命。经过这场风波之后,姐夫也痛改前非了。
由于他姐姐的病造成了不能生育,后来就想办法领养了一个小女孩,取名心灵,意思是让女儿长大后能够心灵手巧,帮助干她妈妈不能干的活,孩子也挺争气的,不但长大后聪明漂亮,还特别懂事,而且能歌善舞,一家人都很喜欢她。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降临到了他姐姐的头上。小心灵得了一种怪病,两边的太阳穴处长出两个大疙瘩,到处求医也查不出病因,随着疙瘩的慢慢长大,最后医院查出小心灵患的是白血病,这一结果犹如晴天霹雳,把两家人都吓懵了······不可能,如此不幸的事情怎么会接二连三的降临到这个家庭呢?然而事实却难以改变,他们只有面对,但是对于他们这样一个刚刚还清债务的家庭,医药费成了天文数字。无奈,他们只能求助于当地的媒体,记者将小心灵的情况写到了报纸上,希望好心人能够给予帮助。可就在报纸上刊登出小心灵情况的第二天,小心灵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在他们全家悲痛之余,他姐姐第一时间把情况告诉了记者。除了感谢那些好心人之外,还让记者将好心人的捐款再拿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。在这次的不幸之中,他发现姐姐变得坚强了、成熟了许多,也许一次又一次的生离死别,让他姐姐对于生死有了超出常人的领悟!
虽然有这样不寻常的重大变故,却始终没有摧垮妈妈和姐姐的坚强意志,唱歌在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,因为唱歌能让人忘记痛苦和不快,让人勇于面对挫折和挑战,让人心情愉快的迎接新的生活,他也从中受益匪浅。
一次偶然的机会,张希彬被好心人推荐去参加中央电视台的“星光大道”,此时此刻的他既兴奋又紧张,因为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,同时也是他妈妈和姐姐的梦想,家里人听说后都很支持他,都为他感到高兴和自豪。妈妈也专门为他准备了一首《沂蒙山小调》,打算到时候也能和他一起到舞台上给观众展示一下,由于他对“星光大道”的规定不太了解,所以就没敢让妈妈和姐姐去现场,这件事也使他感到非常遗憾。
他盼望将来假如还有机会能够重返“星光大道”舞台,想请“星光大道”剧组的导演们帮忙,把妈妈和姐姐带到现场去感受一下那热烈的气氛,并且能够在现场见到他妈妈和姐姐特别喜欢的“毕姥爷”。同时也希望通过记者感谢“星光大道”导演和所有工作人员给予他的关心,支持和帮助。
张希彬现在希望有一天能够再次登上“星光大道”的舞台同时也能够让妈妈和姐姐一起出现在“星光大道”现场。帮助他妈妈和姐姐实现这个梦寐以求的愿望。(记者:许顺喜 特邀撰稿人 刘瀚锴)
关键字:姐姐,妈妈,唱歌,张希彬,时候,家里,就是,自己,一个,因为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许顺喜
   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匿名发表
网上购物